当前位置: 首页 > 国际新闻 > 说新也不新,对策太迟缓 “新贫困”困扰日本

说新也不新,对策太迟缓 “新贫困”困扰日本

2020-08-07 14:25:09来源: 半月谈

  在东京都荒川区某处,住着没有血缘关系的、贫困的一家人。家庭收入来源是“奶奶”亡夫的养老年金、“夫妻”和“父子”在外的偷窃所得。然而,遇到遭受父母虐待的小女孩,却仍选择偷偷收养她。这是2018年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日本电影《小偷家族》的剧情,取材自真实案件。导演是枝裕和,曾多次将镜头对准日本贫困人群。

  世界第三,“新贫困”冒头

  作为亚洲最早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日本,在世界经济体中位居第三,近年来却备受新贫困问题困扰。

  新贫困人口,以在城市中居住的老年人、女性、儿童为主。这一贫困问题可能随着少子化、老龄化加剧,恐将拖累社会发展。

  日本定义贫困,主要使用相对贫困率、儿童相对贫困率、低保家庭户数等数据。相对贫困率是指,可支配收入低于社会平均可支配收入一半以下的家庭户数的占比。

  日本从1985年开始每3年公布一次上述贫困数据。最新数据显示,日本相对贫困率为15.7%,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排在第29位。

  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“国民生活基础调查”显示,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,日本的相对贫困率、低保率开始显著上升。其契机是1990年至1995年泡沫经济破灭,自此日本经济进入长期低迷。

 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前编委山形健介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时间看,这些新贫困问题“说新也不新”,至今仍未改善,其原因不仅是经济停滞,还有各种复杂的社会因素。

  扎根在钢筋水泥中的贫困

  与我国贫困人口多集中在欠发达地区或基层农村不同,日本新贫困人口大都居住在城市甚至首都圈。新贫困人口中,不少人曾生活在物质优渥的环境中。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显示,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的贫困率1970年为7%,1994年上升至14%,2018年翻倍至28%,预计2040年将达到35%。

  山形健介指出,年老与贫困之间虽然没有必然联系,但老年人由于收入减少、储蓄减少、体力减弱,医疗、看护等支出增加,陷入贫困的可能性增大。此外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社会背景:目前日本的老年人差不多是婴儿潮一代和比这一代年纪更大的人。他们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的中流砥柱,其中不少人工作时习惯于买车换车、打高尔夫球,退休后也难以改变高消费习惯,导致养老金入不敷出。有的人则因为在高房价时贷款购房或几近退休时购房,退休后仍背负着贷款。

  此外,随着青壮年人口向大城市集中,老老看护增加(如七十岁老人看护九十岁的父母),也成为老年人陷入贫困的原因之一。

  截至2015年,日本约有600万至700万老人处于低保水平。婴儿潮一代人中有超过22.3%已经成为贫困老人。日本的老年人贫困问题,既有政府无所作为、对策迟缓的责任,也有老年人自己的责任,如努力不够、对生活方式调整不够等。要改善老人贫困问题,也需要从这两方面着手。


  电影《无人知晓》讲述四个孩子被单亲妈妈抛弃后艰难生存的故事

  异父同母的兄弟姐妹明、京子、茂、雪被母亲弃养,4个孩子只能靠自己寻求生存出路。是枝裕和的另一部代表作《无人知晓》,以东京巢鸭发生的遗弃儿童事件为原型创作。

  据厚生劳动省和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,日本的儿童相对贫困率为13.9%。从时间轴来看,日本的儿童贫困率从1985年的10.9%上升到2012年的16.3%,即平均6名儿童中就有一名贫困儿童。日本政府近年出台了不少支援育儿的政策,从2015年开始,儿童贫困率有所下降,但从根源上看,问题并未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儿童贫困问题也有复合因素,突出的“负连锁”如:离婚率大幅升高和未婚生子增加,导致单亲家庭尤其是单亲妈妈增加,而单亲妈妈从事非全职、低收入劳动的较多,因此她们的孩子容易陷入贫困状态,影响教育和健康。

  当前日本的儿童贫困问题已经超过了“让孩子忍耐和努力就凑活能过”的程度,而是成为危及社会发展的重大政治和社会问题。儿童贫困将导致社会成本增加,比如教育水平降低、劳动力资质下降、犯罪增加、违禁药品使用和中毒增加等,出台儿童贫困对策迫在眉睫。

  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,日本单亲家庭的贫困率近60%,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情况最严重。即使在贫困率有所回落的2015年,单亲家庭的贫困率也达到50.8%。据厚生劳动省2017年关于单亲家庭的调查,36%的单亲家庭有过为三餐发愁的经历。


  日本老龄化日趋严重 张曦/摄

  有贫困儿童就有贫困母亲,在日本另一个新贫困群体——贫困妇女中,便有大量离婚妈妈和未婚妈妈。

  日本20岁至64岁女性约有32%单身,可支配收入不到全国平均可支配收入的一半。根本原因之一是日本社会男女不平等,男女收入差距过大。女性非正式员工工资低于正式男性员工近一半,一旦辞去或失去正式员工的工作,就难以再成为正式员工。一些女性甚至就此滑入风俗业。

  经济向好时更要防范未来社会问题

  《调查:贫困女子》的作者发现,日本传统的家庭、亲戚这一安全网中实际上隐藏着女性陷入贫困的重大风险,“一旦婚姻或家庭关系破裂,就容易陷入贫困”。因此,现代女性自身要有充分警觉,一周至少全天劳动3天,其余时间灵活安排打工、育儿、发展个人兴趣,保证自食其力。这一提议也适用于男性。“如果男性能一周全职工作4天以上,儿童贫困问题和老年人贫困问题都将得到一定缓解。”山形健介说。


  出生于婴儿潮的日本老年人依然非常注重生活品质 张曦/摄

  专家指出,女性在育儿、看护等方面劳动能力高于男性,政府应该鼓励企业建立相应的绩效薪酬评价体系,给予女性的比较优势恰当评价。他们认为,企业还应根据职业种类和地区构建灵活的劳动形态。

  新贫困问题,其实早在20年前已经隐约可见。从当时日本的人口构成、出生率、平均寿命、年金制度和规模,都应该可以预计到,但日本没有及时采取有效对策。

  山形健介说:“日本由于1990年之前的成功经验,一直认为通过经济实力能够战胜老龄化问题,但不得不说,实际上日本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对策也太迟缓。”他认为,中国的老龄化、离婚率也在上升,虽然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,但效果不够理想。越是经济高速发展之际,越要重视研究一旦经济放缓可能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。希望中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在有余力的时候认真考虑这些问题,不要像日本这样无所作为地成了“贫困老国”。(记者 杨汀)


责任编辑:王晓东
扫描二维码分享朋友圈
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即刻删除
  •  
  • 点击量排行
  • 时政
  • 经济
  • 社会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
延边新闻网举报电话: 0433-2518770   E-mail:2381244096@qq.com
地址: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号 邮编:133000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22120180019
吉ICP备09000490号-3吉公网安备 22240102000346号
© 2007-至今 延边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微信公众号
延边网

延边新闻网
手机端

新浪微博
延边新闻网

地址: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号

邮编:133000

电话:0433-2518770

邮箱:2381244096@qq.com